张天霖——中国当代最具收藏价值艺术家献礼全国两会
发布时间:2019-09-17  

  1953年生于浙江湖州。系湖州“爱心大使”,中国美协会员,南京军区专业画家,湖州师院客座教授,发明家。受教于宋玉麟、刘大为等老师。其作品清新、醇厚,力求博大恢弘的阳刚之气和浑然天成的艺术风格。《生路》、《东海扬波》、《潮来潮往》等作品分别获奖于全国美展;收藏于中宣部、中南海等国家机关。央视《文化正午》、《中国艺术家》、《中国新长城》、《 中国画领军人物》等曾作专题介绍。录制出版了《名家对话》、《名家讲堂》、《中国当代绘画范本-张天霖》等教学光盘和画集。2013年论文《以道入艺,以心化迹》,以其科学性、艺术性、学术性而广受青睐,多次获奖。2014年曾于湖州举办“张天霖慈善义拍展,捐款 90余万。发明的壁挂式万能画架、“双头伸缩杆毛笔”获国家专利。2017年论文《道法异类》,以详尽的史实、哲学的思辨,扼要而系统地阐述了宇宙运动与人类活动的基本原理,以及《时代周刊》、《领军人才与创新发展》、《世界美术》、《世界知识画报》、《中国文艺家》、《中国名片》等刊物予以封面介绍。香港《中国书画市场报》

  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山水画的艺术境界通常是通过虚静、纯净和旷远的氛围传递出来的,画面基本是静态的:几缕云烟,小溪潺潺,茅舍一角,道道山脊等组合成一幅幅意境高远的艺术作品。人们在观赏时,可以从静态的画面之中体悟到永不停息的生命律动和天人合一的审美情怀。所谓以静写动是也。

  然而,眼前张天霖的山水画,则全然舍去了传统山水画中以静写动的特点。不论是《潮来潮往》还是《观沧海》,不论是《海阔天空》还是《紫气东来》,已全然没有虚静、纯净的氛围,所有的山川景物都如同挣脱了束缚的小精灵在尺寸之间任意翱翔,传递出一种狂放、一种不羁,一种生命的勃发:海水卷起巨浪,呼啸着卷向岸边;树林在飓风中呼啸摇曳,犹如冲锋陷阵的战士;黄河倾泻而出,无拘无束,宛如银河至天而降……

  不是吗?虽说张天霖还是用线来构建美感,创造意境,可那线的疏密、粗细、长短、纵横、聚散、虚实等组合关系,却已经不再是中规中矩,人云亦云,而是任意挥洒,墨气淋漓。尤其是皴法的变通运用,在浓重的墨色和青绿之间通过点线结合,干湿有度,藏露适宜,刚柔相间的关系对比。并通过对节奏、韵律的运用,无论是山水,还是树屋,刻意营造出一种浑宏大气的山水意境和浩然正气的艺术风格。使观赏者在面对这样的生命狂歌时,身不由己地生发出“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慷慨豪情。这与那种一缕云烟、一条小溪、一角茅舍的避世悠闲相比,高下优劣姑且不论,其气势意境的宏大当是不言而喻的吧?

  山水有三美:笔墨、结构、意境。以意境主导笔墨,以心性去感悟生活。物为我用、笔随心转、随意生发而超越地域、超越时空,超越自我,从而把个体生命体合于宇宙的大生命之中,是谓天人合一的精神追求。

  张天霖的《太白行吟》《将进酒》《观沧海》《赤壁怀古》等作品,则给我们做了极好的诠释。唐人李白的一首《将进酒》气势豪迈,感情奔放,语言流畅,具有很强的感染力,把诗人桀骜不驯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果用小桥流水式的阴柔之笔,圆润温顺的幽深意境,势必无法表现出诗情的豪迈,更无法表现出诗人狂放不羁的个性。张天霖在深刻领悟了诗歌精髓的基础上,用大写意的笔法,大开大合,挥洒尽意;用不同的皴法画出树木的苍劲、山石的嶙峋、水势的凶猛;用大幅留白表现出水势滔滔,一泻千里。从而在尺寸之间尽显“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摧枯拉朽之势,大自然的威力也在这苍劲、嶙峋和迅捷的笔触之间被表现的淋漓尽致。而背手独立,悠悠然翘首仰望滔滔黄河之水的李白,其特立独行的个性更是跃然于画面之外!

  更可称道的是,张天霖在处理大自然的素材时,不仅能从自然中挖掘美感,竭力创造出一种“天人合一”的艺术境界,而且能用中国画的技法进行光与色的尝试。众所周知,对光与色的处理最知名的是法国印象派,认为景物在不同的光照条件下有不同的颜色,这种颜色可能是转瞬即逝的,给观赏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中国当代的山水画家在当今的变革大潮中不断摸索着自己的艺术定位,张天霖和无数的艺术家一样也在艺术的道路上艰难跋涉,用自己的作品给我们诠释了什么是创新,什么是多元。是的,张天霖是与众不同的。观其画,有行家称道,赞曰:“山上雄秀苍莽,群山逶迤,异峰突起,气势磅礴;山下惊涛拍岸,波澜壮阔,意蕴万千而洋溢着博大恢弘的阳刚之气。其造境之速,开奖直播!仿佛突如其来,一阵电闪雷鸣,紧接着就是暴风裹携着倾盆大雨,凌空而降,让天地为之变色。”

  经历了多年的艺术实践,张天霖回答了“一张白纸如何出形、出景、出空间的绘画原理”问题,并创建了异与类的关系学:

  他的异类关系学说,涵盖了黑白、明暗、浓淡、干湿,虚实、有无,阴阳、隐显,疏密、聚散,高低、大小,粗细、斜正,繁简、分合以及色相、色性等所有绘画关系,渗透于画面的每一个角落。因此,以异出形、以类成面;以面托点、以类托异,不仅是审美视觉心理“心不在焉,视而不见”的基本特点,亦为绘画出形、出景、出空间的基础原理。

  张天霖归纳说:中国画限于材质的局限性,只作加法,不作减法,故对异类的认识和节奏的运用显得尤为重要。在具体的作画过程中,既要着力于“黑的笔墨效果,又要留意于“白”的几何形态。因而,以白计黑,以黑画白,则成为中国画造型艺术的特定形式,并由此而形成其独特的笔墨程式。

  所谓笔墨,即根据形的特征,以相应的笔法、墨韵,按一定的程序、程式来表现明暗、结构,塑造形体、空间。又因人、因物、因时、因情的不同而随机变化,唯独不变的是笔迹本身,史称“骨法用笔”(谢赫)。是中国画的传统,笔墨的精髓。而唐张彦远“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的精辟论断,则从前提、要求和因果关系上阐明了用笔、运笔的重要性。

  “艺术即我,我即艺术”。张天霖认为“真正的写意山水画,就是‘画自我’。即自我的人格魅力、生活经验、绘画语言、艺术观念,以及对空间的理解、对光气的设置、对层次的运用、对节奏的统帅、对形式的拿捏、对笔墨的掌控力……”

  《中港澳国际新闻报》2017年 11月 16日中国美协会员、发明家张天霖特刊。

  哲学是世界观,是方法论,哲学是一切自然科学的研究性基础,哲学的意义在于以思辩的角度,洞明客观世界的一切玄妙。每个正常的人,无论其学历高低,专业与否,都应当对哲学知识有基本的了解,以便于确立其正确的行为方式。但不论是中国古典哲学,还是西方历史哲学,虽逻辑严谨教义深刻,但其内容均玄色不明,非专业人士,很难解读把握。加之如“道法异类”作者所叙,哲学家对哲学基本概念的混淆颠倒,更加导致了人们对客观规律的误区性认识。如何把握晦涩玄妙的哲学理论、基本概念,并以通俗的语言对其进行精准诠释,正确指导大到国家民族,小至公民个人的行为方式,确立正确的世界观与方法论,构建和谐繁荣的当今世界,是当代文化学者的根本使命。中国道家哲学,言简义丰,是世界哲学理论的至高学说,无可超越。道家学说,是人类认识世界、解放世界的根本性学说。然“道法自然”作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方法论,表面虽通俗易懂正确无误传承千年,实践应用起来却又无从把握,玄妙至极。

  “道法异类”作者,从客观世界三大矛盾规律的性质出发,提出了事物客观存在、永恒变化的根本性动力是“异与类”矛盾转换的科学观点,从种概念与属概念、相同与不同的视角,对复杂玄妙的客观世界做出了简单、直接、精准的阐释,真可谓一语中的,将玄妙的“自然”概念所蕴含的对立统一、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三大矛盾,做出了非凡揭示,意义重大。由此可看出作者深厚扎实的哲学理论功底与深沉的历史责任感,读之使人心生敬畏,感激之情油然而生。“道法异类”,作为历史发展到今天而诞生出的揭示宇宙发展规律的新的哲学基本概念,必将开启人类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重新的历史篇章。

 
关键词7| 香港马会红姐心水论坛| 王中王六合高手论坛| 最顶尖的买马高手微信群| 4887王中王铁算盘开奖结果| 历史开奖记录查询吧| 今晚的七星彩开奖结果| 财神爷图库图源总站| 香港挂牌| 采金网免费资料王中王|